繁体中文 | 无障碍版 | 微门户 |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热点专题一 > 廉洁宁南 > 廉政文化

廉政小小说——清 天


来源: 时间:2011年08月11日 点击率:打印 】【 关闭 】 【 内容纠错

      宗县长上任五年,为官清正,造福一方,为地方百姓办了不少好事、实事,在县里有着很好的口碑,全县上下莫不疑为海瑞重生,包公再世。背后一致呼为“青天”。

      宗县长的专座是一辆陈旧的吉普车。宗县长上任时,县里只有四部好车,他给了书记和老领导,他自己就用着这辆吉普。后来,慢慢地连副职和一些科局级干部都换上了比较
豪华的车型,最低的也坐上了桑塔纳。宗县长的吉普就在庞大的车群里有种“鹤立鸡群”的感觉。许多部下感觉怪不好意思,都劝宗县长换部好车,宗县长却总是不以为然,宗县长说:“有车坐就行”。

      宗县长在城内办事从不坐车,他不象别人那样动步就离不开车子,能走的他尽量走。只有下乡时才见宗县长带车、带秘书。宗县长的茶杯也还是十多年前社会上流行的那种玻璃杯,外面套个塑料丝编织的网套子。由此,许多部下几百元一个的真空不锈钢保温杯在宗县长面前便拿不出来。宗县长在任五年,没有提拔一个亲友任职,也没有为说情者开后门。谁都知道宗县长家的礼送不进。有一次,一个下属去看宗县长,觉得空手不好,就带了一框橘子,心想,
橘子寓意“吉祥如意”、“清清洁洁”,且价格不贵,这总不算礼品吧。可是,宗县长送客时叫他带走,属下不听,宗县长就把那框橘子放在门外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将门关严,弄得属下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  宗县长办事果断,认准了的事,他就一锤定音。人们都知道他的这个个性。但是最近,宗县长竟也为一件事煞费脑筋,陷入了两难境地。县里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调走了,市里要县里在乡镇干部中选拔一个作为考察对象。宗县长把二十多个乡镇的干部逐一排查了一遍,最后落脚在三界岭乡党委书记习斌和西河镇
镇长倪政两人身上。习斌和倪政都不足35岁,年轻有为,都属于跨世纪培养对象,两人都有能力扛起分管全县农业这根大梁。但是人选只有一个,到底取谁好呢?

      宗县长几番决心难下,最后决定带着祁秘书一道下乡实地考察以后再作定论。动身之前,宗县长一再叮嘱不准走露风声。宗县长的吉普先到西河镇,倪政不知从那里得到消息,早已恭候在镇政府大门外,见宗县长下车,赶忙上前迎住:“早晨喜鹊喳喳叫,料定必有贵客到”。宗县长原以为有人通风报信,见倪政立于门前,有些不高兴,现见他这么一说,也就释然了。宗县长笑着说:“三天两头跑的,算什么贵客?”正说着,镇里的大小头头都来了,把宗县长拥进了会议室。宗县长原本不想大动干戈,现在只好在会议室例行公事听汇报了。

      倪政显然是有了准备,他的汇报生动而又全面,足足讲了两个小时。不爱听长汇报的宗县长这次竟毫无责备之意,听完汇报一看表,快11点了,宗县长就对祁秘书说:“看来
只有在这儿吃午饭了,你跟厨房打个招呼,一切从简。”祁秘书正要起身,倪政说:“不必劳驾祁科长,我去安排。”祁秘书说:“宗县长的脾气你是知道的,他不座盛宴。”倪政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 到了吃饭的时侯,倪政领着宗县长、祁秘书一行朝镇政府门外走去。宗县长问:“怎么,不是叫你们安排在政府食堂么?”倪政说:“镇里今天有些零客,坐不下,我们另去
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 一行来到镇里最豪华的“天一方”酒楼,入了梦园雅座。宗县长一看满桌的鸡鸭鱼肉,还有甲鱼、山鸡、野猪等平日里城里都少见的佳肴,脸就拉了下来。他责问倪政:“谁
叫你弄来这些?官家桌上奢,百姓心滴血,吃了不心疼?赶快撤走,留下一荤四素就行。”倪政非常自责地说:“宗县长,谁不知道您的规矩,但我宁可挨您的一顿骂也要表示一下敬意,您是老百姓背后千呼万唤的‘青天’,祁科长是全县第一支笔杆子,我怎忍心……”

      宗县长一听,觉得自己的态度生硬了些,就改换了口气:“撤些下去,这么多,吃不下,浪费了实在可惜。”倪政边吩咐人撤菜,边对祁秘书说:“祁科长,县长下乡拒赴宴,好素材呀,你妙笔生花时,可别把我作了反面典型。”祁秘书冲他神秘地一笑,靠近他说:“你这个泥鳅!”

      从西河镇出来,吉普车直奔三界岭乡,车子在九曲十八弯的山间公路颠簸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乡政府。进了乡政府,整个大院里只有电话员和炊事员在家。祁秘书便问习书记他
们哪儿去了,电话员说,习书记带人下村了。宗县长一听就来了兴致,说习书记常下村吗?炊事员说:“十有八九在下面。”炊事员顿了一顿又补充道:“大多数时侯都是自己带两个馍作中餐,习书记很少在下面村里吃饭。”听了这话,宗县长愣了。好久,他才喃喃地说:“多好的同志啊……”

      习斌是下午四点多才赶回乡政府的。习斌见了宗县长和祁秘书,一脸尴尬:“真没想到你们会来……”习斌的汇报干脆而简短,但头头是道,看得出他对基层工作特别是农业的稔熟。宗县长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。听完汇报,宗县长说了一些鼓励话,然后起身收拾本子
,对祁秘书说:“趁天还早赶下山。”习斌一把拦住说:“快到吃饭时间了,吃完饭再走。”祁秘书说:“我看回城也赶不上饭了。”宗县长说:“那好,随便吃点。”

      不一会,炊事员来喊吃饭,习斌便把宗县长和祁秘书引进乡政府食堂。宗县长刚要开口说“简单一点”时,抬头看见桌上只有两碗黄澄澄的淹菜,便不做声了。习斌说:“宗
县长清正之风家喻户晓,本想备些酒菜,但又不敢冒犯,所以只好吩咐食堂擀些面条,也不知合不合你们的口味。”宗县长说:“好,好。”吃完面条,宗县长和祁秘书上了吉普车。一路上,宗县长和祁秘书都没有说话。司机说:“宗县长。”宗县长说“嗯”。司机说:“记得你已有两个月没来三界岭了。”宗县长说:“差不多有两个月哩。”司机说:“习斌也太不象话了,就弄顿面条招待你。”宗县长说:“山上可比不得城里,再说,提倡俭朴也是我一惯作风。”司机说:“弄点好的你不吃,是你清正,不弄却显得不敬哩。”宗县长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  回到县里,祁秘书在准备提交县常委讨论的、拟报市委考察的副县长人选材料里填上了倪政的名字,他给宗县长审阅时,宗县长愣了一下,然后说:“就这样吧。”顿一顿,
宗县长又补了一句:“习斌是个好同志。”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中国.宁南

主办:中共宁南县委     宁南县人民政府
承办:中共宁南县委办公室 宁南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   建设维护:四川党政网宁南县管理中心
网站地图 | 郑重声明 | 内容纠错 使用帮助 | 联系我们
蜀ICP备05027849 公安机关备案号:51340003001265